西溪恋

发布日期:2018-03-04 01:36:00 作者: 浏览次数:1179
 

      离开西溪有一段时间了,每次的念想总有即刻去重览芳容的冲动,但总因身不由己的无奈而搁浅。今天,因为策划“西溪之恋”的文化活动,我如愿前往。

      穿过热闹的街区,走过气派的海道桥,顿觉神清气爽。

      清晨的西溪水灵灵、清雅雅。道路两旁红红的中国结蜿蜒着一字排开。微风拂面,耳边传来声声清脆的鸟鸣。路边树荫下,刚出锅的油条黄灿灿、刚出土的蔬菜绿油油、刚出水的鱼儿蹦蹦跳,没有喧嚣的叫卖声、讨价声,有的只是一张张真诚的笑脸和知心的寒暄……我感受着这份美好,恍惚回到儿时那记忆中的小镇,回到那一条充盈着欢声笑语的古色古香的石板路老街……

      一路向前,一个个清亮的眼神友好地对我微笑着,心中说不出的舒坦愉快,我哼着歌儿赶路。蓦地,在人群中我发现了一个瘦削的面庞——何爹。他还是穿着那件洗得发黄的衬衫,领口已经打了很多补丁——按他的话说,这可是一位老首长送他的礼物,不是买不起,而是舍不得丢掉。记得他每次到管委会办公室几乎都穿着它,冬天外面罩一件旧棉袄,秋天则罩一件旧夹克。他总随身带着一张参加抗美援朝的证书,他喜欢指着上面毛主席的照片跟我们说:你们可晓得,这就是毛主席啊!然后不等我们细看,立刻把他的宝贝证书折好放到裤袋,跟我们讲起抗美援朝的故事,那言语中充满了骄傲自豪。

     他是我们管委会的常客,一个星期总要来几趟。问他怎么有空闲,他就一脸笑意地说:你们忘了,我是在海道桥口卖香烟的,现在西溪在大建设大发展,工地上的工人多,香烟一会儿就卖完了,就来管委会坐坐呗,你们忙你们的,我就喜欢静静地看你们上班。记得国庆节搞活动,当我告诉他要在泰山大道搞一场演出时,他像个孩子似的拍手说:好啊好啊,多少年看不到这里搞文娱了,那天我会喊大家来观看。演出那天果然见他领着一大队人马自带板凳早早到来……离开西溪的那一天遇到他,我说我要走了,他愣了半天说:还来吗?见我摇摇头,他又说:宣传干事,你常回来看看啊!刹那间,我鼻子发酸,眼眶湿润。

      此刻,他背靠着一棵大树,一边抽着烟,一边微笑地跟一个卖菜的农人交谈着,我分明看到那件衬衣右肩也打上了一个白色的补丁,这年头穿补丁衣服的人少之又少,“补丁”总会让人想起过往堵得慌的岁月,但是他的“补丁”却让我感到很温暖很阳光。虽然我只晓得喊他何爹,他只晓得喊我宣传干事……

打印 关闭